新闻资讯

曝阿法狗今年将正式挑战柯洁 Master未达极限
2017-01-06 12:55:48 来源: 新浪体育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肆虐了棋坛近一周后,“Master(大师)”脱下马甲,宣布暂时闭关。中国最火的围棋对战平台弈城,在给AlphaGo保密了一周后,也放松了下来。这一周,AlphaGo和中国本土围棋AI(人工智能)打擂,打出名头,也留下被搅乱的围棋世界;连高晓松等“圈外人”也在思索着被“大师”改变的人生。不过人生总要继续,有消息称,就在今年,谷歌AI会正式挑战柯洁。

  有保密 没协议

  弈城CEO李哲勇把“Master”身世的秘密守了一周,但他告诉记者,谷歌并没有和弈城签任何书面协议。

  去年12月29日,“Master”初登弈城。令人迷惑的是,他自称来自韩国。李哲勇介绍,这是AlphaGo开发者放的烟幕弹,不希望棋手们这么快猜出它的来历。“毕竟还在测试,AlphaGo团队开始想隐藏身份,于是就托我们注册了一个韩国号。”李哲勇说。

  为了方便挑战棋手,弈城还为初登平台的“Master”准备了九段带P(职业)的号。李哲勇介绍,“他们团队先找到我们的韩国合作方,想注册个号,方便和职业棋手下棋。后来我这边帮助注册的。”

  为什么谷歌会选择弈城?李哲勇说,黄士杰博士作为AlphaGo开发者之一,也是围棋爱好者,“第一个想到我们很正常。所以这次也没有签什么书面协议,就是私交不错。只是要求别透露身份,只是约定,没有正式协议。”

  台湾出生的黄士杰博士,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,博士论文就是“应用于电脑围棋之蒙地卡罗树搜索法的新启发式演算法”。他本身也是业余六段,很早就在弈城下棋。这也解释了在与“棋圣”聂卫平对弈结束后,“Master”为何用繁体字打出“谢谢聂老师”。

  有烟雾 有“督战”

  一边保守着秘密,弈城一边为人机大战造势,先是在自己网站上发了含混的消息,后在围棋贴吧里发了含混的帖子。可随着“Master”连战连捷,围棋的一切都在瞬间卷进了风暴。那一刻,谷歌创始人布林就身在北京。

  这次来访北京,布林并没有公开自己的来意。有媒体透露,其身边人称他是来休假的,属于个人性质的旅游,结果引来了一阵调侃,“布林是不是没看天气预报……”

  如今“Master”完成60连胜,职业六段棋手樊麾同时也是谷歌DeepMind团队测试工程师,代表DeepMind团队发表公告:“我们最近很努力地开发阿尔法围棋,刚过去的几天我们在网络的对弈平台进行了一些非正式的快棋对局,目的是为了检验我们最新版本的阿尔法围棋是否如我们的预期。”

  不费“一枪一弹”,谷歌进行了对升级版AlphaGo的测试。众多中日韩顶尖棋手带着对围棋的热爱,甘心充当了免费程序测试员。不过记者了解到,就在今年,谷歌将邀请中国围棋第一人柯洁正式和AlphaGo进行人机大战。

  AI打擂 棋手作陪

  其实“Master”并非唯一“踢馆”的AI。岁末年初,好几个高水平围棋AI现身弈城等平台。借助各自对人类棋手的胜率,AI们也分出了高下。

  表现最积极的当属日本的Ddeepzengo,至今年1月3日,已经下了超过200盘棋,输了20盘。虽然胜多负少,但主要是胜不带P标志的业余棋手,对职业棋手输得多,还没有世界冠军级棋手出手测试。

  腾讯野狐围棋的“绝艺”和“刑天”作为本土AI,更加引人注目。2016年11月上线的腾讯AI“绝艺”胜了柯洁一盘,5比1胜朴廷桓,但此后高手们摸清了“绝艺”的路数,柯洁对“绝艺”的战绩达到3比1。此后“绝艺”再没下过棋,下线研发升级去了。

  一个月后,升级版本“刑天”又上线开始下棋,对柯洁战成5比2,对朴廷桓4比1。虽然“刑天”死活还是有问题BUG(漏洞),但职业棋手感觉其实力已和去年初的AlphaGo相当。

  就在职业棋手们认为找到了“刑天”的漏洞就是找到所有AI的漏洞之时,“Master”的登场打消了棋手的念头。人类一胜难求,“Master”早早领先10多目甚至20目以上,收官时再“让”给人类一些目数保成4目半、2目半或者半目胜。参考人类棋手的成绩,AlphaGo在这场AI打擂中更胜一筹。

  从挑战到学习

  AlphaGo团队选中弈城的重要原因,是这里聚集了世界最顶尖的棋手和最多的棋迷。虽然“Master”穿着马甲,但柯洁第一天就猜到了真相。

  李哲勇对记者表示,最开始弈城是对棋手保密的,包括对柯洁,但“Master”锋芒太露,“我们除了提供了号,其他都不管。AlphaGo是自己挑对手的,结果上线第一天就是全胜,有的棋手不服气,再下,又被切。到第二天,所有棋手就知道肯定是机器了。”

  柯洁其实第一天就知道了真相。“因为在他了解的范围,没人这么下棋,也没人这么厉害,他就去问了我们总经理,跟人家说告诉我吧,我肯定保密。我们经理回复说呵呵,不能说啊,他就自己感觉到了。”李哲勇说。

  因为“Master”成绩太过突出,棋手早已收起昔日的矜持,排队等着“翻牌”过招。去年首次人机大战,柯洁曾豪言“阿尔法狗赢不了我”,这次两败于对手后,柯洁醉心于对手别出心裁的棋路,以至于一夜不眠。而唐韦星败于对手后则说,“朝闻道夕死可矣。”

  有敬仰 有口水

  60盘30秒一次的快棋对局,远远没有逼出“Master”的极限,可也逼出了不少下限。一边是对人工智能敬仰的口水,一边是肆意踩踏职业棋手尊严的口水,这次人机大战引发了别样的风波。

  比如高晓松就在微博上表示,“作为自幼学棋、崇拜国手的业余棋手,看了Master横扫中日韩顶尖高手的对局,难过极了。多少代大师上下求索,求道求术,全被破解。未来一个八岁少年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战胜九段,荣誉信仰灰飞烟灭。等有一天,机器做出了所有的音乐与诗歌,我们的路也会走完。”

  高晓松的微博“激怒”了唐韦星。后者回应道:“职业棋士就算下不过电脑也是你一辈子比不上的,别说手机,高考让带手机吗?比赛也不会让你带的。真搞不懂有狗了就觉得职业棋士差的人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某围棋教育创始人这样说:“顶尖职业棋手都认识到了,自己以为对的,其实都是错的。自己以为的高明,其实都是笑谈。老师,还是不懂的,最好。”

  从求胜变求道

  职业棋手一朝被机器打败,弈城在考虑AI未来对自己平台的冲击,职业棋手则开始思考,被心中只有胜率和算法的机器打败后,是不是说明围棋在求胜之余也有求道之路需要探索。

  高晓松的话逆耳,却吻合专家的预言,比如围棋比赛的网络预选赛制将很难再搞。这只是信念危机,还有信任危机。李哲勇说:“下棋本来是公平对决,如今要是大家都不再相信对手,都猜疑对手会使用AlphaGo作弊,怎么办?”

  好在,人工智能的冲击也让围棋人想起求道之路。“当今活跃的一流棋手,几乎都在弈城上从小练棋成长,包括柯洁,从小孩开始,就用‘潜伏’这个用户名在这上面练棋。这里仍是棋迷们手谈、心灵交流的平台,这种情感不是一场胜负可以取代的。”李哲勇说。

  但求胜仍是职业棋手的终极目标。转换思路,如今打败了棋手的AI,也正是棋手探索围棋未知领域的最佳助手。陈耀烨两盘不敌“Master”后说,下了还想再下。他认为与AI过招,正是有利于打破思维定式的训练方式,“AI错误更少,如果将来有单机版能用于训练的话,以后训练模式肯定会不一样。越接触AI越感到围棋的深奥,未来提升空间很大。”

  同样乐观的还有柯洁。他说:“人类数千年的实战演练进化,计算机却告诉我们人类全是错的。我觉得,甚至没有一个人沾到围棋真理的边。但我想说,从现在开始,我们棋手将结合计算机,迈进全新的领域,达到全新的境界。”面对AI来袭,拥有乐观和开放的心态,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。